我们的网站是专业的
试管婴儿疼:赴美生子:诱惑与风险

来源:http://www.kcytln.cn  日期:2019-04-29

  “给我10万,还你一个价值980万的美国宝宝”;

  “美国产子,投资回报率超过‘抢银行’”;

  “孩子一出生就入籍,享受美国的社会和医疗福利”;

  “低门槛、低学费进入美国名牌大学或是研究所”

  ……

  赴美生子的诸多“利好”,让某些中国人怦然心动。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时中国大陆赴美生子人数在600人左右,而到了2010年,这个数字达到了5000人。据一家洛杉矶月子中心负责人估计,2012年上半年的人数已经超过了5000。

  诱惑背后,也潜伏着诸多的风险。对某些盲目赴美生孩子的家庭来说,美梦和梦魇,往往只有一字之差。

  有的人,收获了他或她想要的子女和生活;但也有人,背上了沉重的包袱;甚至还有人,不得不面对一辈子的遗憾和悔恨。

  《环球》杂志记者/易萱

  32岁的陈梓琳,和丈夫王政一直居住在北京。王政2009年辞职创业开办了一家互联网企业,而她则全职做家庭主妇。丈夫的事业风生水起,夫妻二人2008年时生下儿子程程,一家人的生活颇让人羡慕。

  但在这对小夫妻眼里,北京的生活,开始变得乏味,且有时难以忍受。

  “出门坐地铁只看到满眼人潮,自己开车又要忍受无休止的交通拥堵;国产的奶粉、牛奶质量堪忧,只能依赖于海外代购……”王政滔滔不绝地向记者诉说对于北京城市生活的不满。

  最让王政受不了的,是一年两次的沙尘天气。“每次呼吸那重度污染的空气,我都会在内心发誓一定要让孩子离开这种环境。”

  当然,还有国内计划生育的严格限制。

  2010年,陈梓琳又怀孕了。夫妇二人在反复盘算后,决定到美国去,在那里生产。因为按照美国宪法,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即为美国公民。

  但这是一个颇有风险的旅程。陈梓琳说,其实,就在启程前一周,她都还没下定决心该不该去美国生孩子,“因为考虑未来的种种风险,我有点害怕了。”

  与陈梓琳的犹豫忐忑不同,上海妈妈刘薇赴美生子的意愿非常强烈。刘薇坦言,一切为了孩子。

  “持美国护照可以在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免签。宝宝是美国人,可以在上大学时候按照“本州生”标准缴纳学费……我的朋友留学后在美国工作了8年多才拿到“绿卡”,用几万美元就换回孩子8年光阴,多划算。”

  当然,对陈梓琳和刘薇这样的家庭来说,赴美生子,还有深层次的考虑,规避国内计划生育的规定,甚至有移民海外的打算。刘薇就说,她和丈夫希望通过生个美国宝宝来实现全家移民。

  这,会是一条坦途吗?

  孕妇入境很忐忑

  2010年10月,陈梓琳和丈夫一起获得了赴美旅行签证。为保证签下旅行签证,他们订好了12月初到1月初的往返机票。

  在陈梓琳看来,入境是赴美生子全程中最刺激的环节。无论是DIY还是通过月子公司赴美生子,在进入美国国境时没有人可以帮你,完全要靠孕妇的演技。

  出发那天,陈梓琳紧张得就像小时候考试前那样手脚发冷。和所有赴美生子的妈妈们一样,她生怕被美国的入境官员看出端倪。

  王政告诉记者,之前看到过网上一个中国妈妈的经验,因为丈夫入境的时候说了谎话,被遣返了,这位中国孕妇不得不自己带着四五大箱的行李,在机场找人帮忙。

  如果美国官员发现入境的是孕妇,其美国签证期限有可能会被当即缩短至1个月以内,赴美生子计划也就流产了。

  于是,准妈妈们在美国国境前开始了“伪装大战”。

  陈梓琳之前就做了功课。考虑到赴美生子的孕妇逐年递增,美国移民官现在格外注意那些穿宽松衣服、披着大围巾的女人,她决定反其道而行之。

  “越是穿得比较多刻意掩饰肚子的女人越容易被人盯上。”陈梓琳说,为此,她在出发前特别为自己设计短款棉服配长毛衣裙的赴美行头。“当时,我的肚子不特别明显,其实穿着羽绒服一点也看不出来。为了稳妥,我还是选择轻装上阵,并冒险进行时尚搭配。”陈梓琳很得意。

  果然,飞机洛杉矶落地时,夫妻二人过关时一切顺利。陈梓琳背着一个小包,手持着丈夫的小外套表情淡定地过关了。

  同是在2010年赴美生子的刘薇和丈夫,是当年9月从上海浦东机场赴美的。“我的闯关装备是咖啡色长款衬衣配牛仔打底裤。”谈到出发时的情景,刘薇至今印象深刻。当时,浦东机场的安检员也看出了她是孕妇,因此还特别请她走“绿色通道”安检,避免电子门辐射。

  飞机一在洛杉矶降落,刘薇的心里便开始打起了小鼓。按照月子中心的邮件提示,她和丈夫特别选择了一位白人移民官的入境口排队。

  在排队的半小时里,刘薇一面内心数秒度日,一面还要极力掩饰紧张神色。但她随即发现,与入境处官员对话时,其实肚子根本不成问题。因为两人间隔着高高的柜台围板,官员什么也看不到。

  不到五分钟,刘薇和丈夫都顺利过关。正当夫妻二人长舒一口气时,这次旅程真正的高潮才刚到来。

  一位华裔官员指出他们的申报表里没有填写携带的现金数量。被官员猛然一问,夫妻两人心中大惊,当时两人没有事先编好答案,只能支支吾吾,最后竟被扣下。

  为避免被拒绝入境,刘薇夫妇再三解释说,自己只是来美国旅游,并向美国官员出示了返程机票和酒店预订单。

  或许美国官员实在太“傻”,或许他虽然看出端倪但不愿“戳破真相”,最终,美国人挥手放行。刘薇回忆说,拿回护照和机票后,“我双腿发软,头也不敢回地一路小跑出了机场。”

  省心,还是省钱

  刚出关的陈梓琳就看到丈夫王政的大学同学已经在出口处迎接他们了。比起那些没有亲属在美国的赴美生子家庭,陈梓琳就幸运多了。丈夫王政早就提前拜托自己这位在洛杉矶工作的老同学帮忙找好了住处。

  夫妻两人才安顿好,便开始投入找妇产科医生的繁琐工作。陈梓琳和丈夫两人的英语水平都不错,早在出国前他们就在网络上搜集出了一张可供选择的洛杉矶妇产科医生清单。对医生进行前期调查很费事,陈梓琳夫妇需要通过网络找到每个医生的详细介绍,搜集医院地址和预约电话。同时,对于最终选择的几名待考察医生,他们还要通过网站核实其是否被病人投诉过。

  选医生做调查的过程,夫妻两人都劳心劳力。因为大陆的月子公司竞争激烈,如今在网络上的很多信息都不能保证真实性。她苦笑:“做调查时,我就发现有月子公司因竞争而相互抹黑,因此虚构某位华人医生手术失败的假消息。”

  陈梓琳表示:“医生清单上有七八位妇产科大夫。我丈夫做事比较谨慎,在洛杉矶安顿下后,我们就开着车挨家地前去和医生约谈,考察医院情况。”

  经过实地考察,陈梓琳夫妇选中了当地一位白人医生。实际上,因为自身英语沟通能力不强和费用较高,选择白人医生的中国试管婴儿疼:赴美生子:诱惑与风险孕妇不是很多。

  王政解释道,很多当地华人医生与月子公司都有长期往来,月子公司介绍的产妇会使得医生的病人过多,服务质量自然就下降了。传言说,有位很有名的华人医生同时给三个赴美生日的孕妇做剖腹产。她们被一字排开,流水化作业,就连最后缝线都是一气呵成,手术线共用一根,手术最后才被剪开。

  “在国内,虽然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月子公司是个暴利行业,而且服务水平参差不齐,但实际上很多孕妇想赴美生子还是会选择通过它们代办。不了解当地环境的话,怀孕的妈妈们从租车到找房子都要自己动手毕竟不现实。所以很多家庭多花些钱就是为了省心。”陈梓琳说。

  刘薇就是陈梓琳所称的那种希望省心的孕妇。

  刘薇居住在事先联系过的一家台湾人开的月子中心。中心的客房装修非常简单,房间里只有两张双人小木床和一张小桌。吃饭时,照例每餐是四菜一汤,这时刘薇才发现自己之前在网上看到的月子中心伙食照原来是四人份。“实际上,菜量没有那么充足。而且味道也远不如家里的顺口。”她说。想到自己花了那么高的住宿费,刘薇顿觉自己很亏。

  在刘薇看来,月子公司唯一值得称道之处就是为她找了一位比较靠谱的妇产医生。与这家月子中心有合作关系的医生是个台湾人。“据说,他在洛杉矶妇产界很有名气,给很多华人明星都接生过,尤其擅长剖腹产和产后疤痕美容。”

  美国式产子

  在北京生第一个孩子的经历,陈梓琳记忆犹新。

  医院的妇产科常年人满为患,陈梓琳每次去做产检都要让丈夫早上6点钟就到医院去挂号排队。她自己也要挺着肚子在环境嘈杂的医院大厅等几个小时。

  最让陈梓琳难受的,还是生孩子后在医院住的那几天。“第一次怀孕经验不足,我们预订床位的时间晚了,最后还是托了人才订到五人间的一个床位……”

  与国内相比,美国的产检和生产就显得简单多了。做产检只要提早一天打电话给医生的助手预约,然后按照预约的时间前往就行,完全不用等。

  但和国内繁琐的怀孕检查不同,美国人的产检没有血常规、尿常规,后期也不检查脐带绕颈。“每次产检就只是称体重,量血压,听胎心,B超这标准四项。”陈梓琳说,“对比中国,真让我有种‘被怠慢’的担心。”

  “这边没有孕妇凝血功能的检查。幸好我在国内第一次生产时候做过检查了。不然,万一手术中发现有凝血功能障碍那可怎么办啊?”说到这里,陈梓琳有些后怕。

  除了对于产检的担心,陈梓琳待产时的心情也并不好。“原本在国内待产时还可以做些简单的工作,有时间还能约朋友们吃饭、聊天,可来到美国,我一下子就感觉孤独起来。”

  最让她难受的就是和自己的孩子程程分隔两地。

  陈梓琳和儿子每天都要通过视频通话一个小时。看着屏幕上儿子大声哭着叫“妈妈”,陈梓琳心痛如刀绞。多少次在夜晚睡不着觉的时候,她只能打开电脑,看着里面存着的家庭录像默默落泪。陈梓琳说,到洛杉矶的前两个月,她一直后悔赴美生子的决定。

  到了预产期,陈梓琳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为求稳妥,她和丈夫来到医院打了催产针,一直等到第二天傍晚才生下小儿子童童。

  生产过程还算顺利,让陈梓琳印象深刻的是,美国医院的安静整洁。“一入院,我就住进了孕妇病房。单人病房的设施和装潢和宾馆客房差不多。环境特别放松。从待产到孩子出生之间的一天多时间,我一直和丈夫一起,期间只接触到了照顾我的护士和手术医生。”她回忆道。

  相较陈梓琳的孤独寂寞,刘薇居住在月子中心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不但平时孕妇们能够聚在中心的院子里聊天,就连产检都是大家集体组织去。

  每次产检,月子中心都会安排司机载着五六位孕妇一起前往。开车往返诊所就需要近一小时,再加上孕妇需要逐一进行产检,每次产检时,刘薇都必须专门空出半天时间。

  “那里的医生和护士都是台湾人,说话嗲声嗲气,态度特别好。每次听到他们叫我时,我感觉心里都酥酥的。”刘薇说。

  第一次产检时,医生特别客气地问她知道孩子的性别么。“听到我说不知道,他便又问我之前有没有小孩。我说自己已经有个儿子时,他一下就笑了,连连恭喜我这次可以儿女成群了。”刘薇高兴地说。

  虽然,这家小诊所堪称“简陋”,就连使用的监测仪器也是国内早前就淘汰不用的机型,但医生和护士的周到服务仍赢得了刘薇的赞赏。

  与陈梓琳不同,刘薇选择了剖腹产。仅半个小时她的剖腹产手术就顺利结束了。医院特别为她配备了华人护士。那位台湾医生更表示:“切口缝合得特别好,以后疤痕一定不明显。”

  听到女儿舫儿发出第一声嘹亮的哭声,刘薇觉得自己这几个月的努力一下都有了回报,不觉间流下了热泪。

  孩子回国很小心

  对于童童和舫儿两个华人宝宝,他们甚至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外表和周围金发碧眼的医生和护士不一样,就出院了。

  按照美国医院的规定,像陈梓琳这样的顺产产妇一般在医院全程住两天一夜。而刘薇这样选择剖腹产的孕妇最多也只在医院住两三晚。

  一出医院,陈梓琳夫妇就又开始为孩子的美国身份忙碌开了。为了给儿子办理身份手续,陈梓琳不能像国内产妇那样在家静养。不但喝不到婆婆精心熬制的鸡汤和补品,她和丈夫每天还要东奔西跑。夫妻两人紧锣密鼓地忙碌了整整一个月,才为童童办好了出生证明、社保账号、美国护照和中国旅行证等身份证件。

  最后,他们还为童童办理了出生领事证明——相当于美国出生证的中国官方认证。拿着一纸证书,陈梓琳夫妻两人总算长舒一口气——童童可算是名正言顺的美国公民了。

  与陈梓琳一家的忙碌不同,一出院,刘薇便被接进了洛杉矶半山地区的产妇疗养中心。实际上,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月子中心”。因为刘薇预订的产后疗养套餐定价较高,所以受到的服务自然也要好一些。

  据刘薇回忆,月子中心是一栋三层半山别墅,里面装修别致,大厅的壁炉上海摆放着老板娘与很多中国明星的合照。据说,这些明星都曾住在这间中心做产后护理。月子中心配备了专门的月嫂护士,护士全都有护理执照。

  刘薇住在别墅最小的一间“妈妈护理房”里,而舫儿和其他产妇带来的新生儿一起安静睡在专门的“婴儿房”里。婴儿房24小时都有护士值班,孩子需要喂奶时,护士才会将其抱进妈妈的房间。

  此外,月子公司还能够代办舫儿出生后的各种证件。因此,刘薇不用像陈梓琳夫妻那样东奔西跑,而能够每天安静休养,听些产后护理课程。

  经历不到6个月的美国之行,陈梓琳和王政乘着飞机再飞回北京时,身边已经有了美国小公民童童。经过反复斟酌,王政和陈梓琳决定不通过“特殊渠道”给童童上中国户口。《中国人民共和国国籍法》明确规定,中国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一旦给孩子上了户口,双重国籍的特殊身份便总是见不得光,未来几年全家都必须时时小心。

  王政的朋友也通过赴美生子收获了一位美国“小公主”。为了让孩子上学,这位朋友花钱给孩子办了中国户口。有时,听到家里的亲戚无意中开玩笑叫孩子“美国佬”,那位朋友就心惊胆颤地赶忙制止。一家人都害怕孩子有美国国籍的特殊身份被传出去。“孩子年纪那么小就要接触成年人世界里的谎言,太不好了。”他嘟囔着。

  在王政看来,过不了几年,他们全家就打算搬去美国生活。在中国上学的这几年,家里可以为童童交一些额外的借读费上私立国际学校。

  与王政的看法不同,刘薇给舫儿上了中国户口。刘薇解释:“我不希望让家里的两个孩子感觉到自己被区别对待。”

  能否全家移民美国,现在还不好说,因此也不能草率地让孩子放弃中国国籍。如此一来,尽管不符合法律规定,舫儿还是有了双重国籍。刘薇的打算是,等孩子长大后依照自己的想法选择国籍。

  可无论是陈梓琳还是刘薇,这两个中国家庭之所以选择赴美生子绝不只为挑选最舒适的产子环境;也不仅仅是为了要拿那一纸美国国籍证明。他们深知,自己今日的选择关系到子女未来的人生。

  (文中受访者均使用化名)

  资料:赴美生子几多钱

  国内准备期间的机票费和签证费用:

  赴美签证费:1024元/人

  往返机票:7000元到15000元/人(返程时还要加上成人票价10%的婴儿票及相关税费)

  抵达美国后的食宿费用:

  月子中心住宿费(包含吃住):

  普通雅房——

  待产期住宿费:6000 元到8000元/月

  月子期住宿费:10000元到15000元/月

  顶级套房——

  待产期住宿费:20000元到30000元/月

  月子期住宿费:20000元到25000元/月

  (丈夫或家人陪产住宿费用一般是孕妇住宿费的一半)

  产检与生产费用:

  产检总计费用不会超过3200元。

  生产费用包含医生费用和医院收费两部分。按照美国医院的惯例,顺产孕妇一般在医院住两天一夜,而剖腹产孕妇一般在院住三天两夜。

  顺产: 25000元到35000元

  剖腹产: 38000元到51000元

  新生儿身份证件办理费用:

  证件办理包含出生证明、中国旅行证、出生证明领事认证、美国护照等,相关费用合计约1600元。

  购物、旅游费用和其他杂费:

  因家庭经济状况不同而各有差别。

  (该组数据收集仅针对美国洛杉矶市,美国其他城市的收费情况存在一定差异,文中货币单位均为人民币)

  来源:2012年10月1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三代试管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