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探访中国大陆最早三名公开身份试管婴儿长安太

发布时间:2019-03-18 23:58| 有113位朋友查看

简介:试管婴儿诞生流程二十年前的1988年3月10月,张丽珠怀抱刚刚出生的郑萌珠,慈爱地微笑。中新社图3月10日,张丽珠与老伴在小区里散步。记者邵欣摄2008年2月25日,17位来自全国的试管婴……

  

  试管婴儿诞生流程

  

  二十年前的1988年3月10月,张丽珠怀抱刚刚出生的郑萌珠,慈爱地微笑。中新社 图

  

  3月10日,张丽珠与老伴在小区里散步。记者 邵欣 摄

  

  2008年2月25日,17位来自全国的试管婴儿齐聚北京参加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二十周年庆典。李木易 摄

  探访中国大陆最早三名公开身份试管婴儿生活

  1988年3月10日,郑萌珠在北京呱呱坠地,她一出生就被贴上了中国试管婴儿第一例的标签。同一年的6月5日和6月7日,第3例和第4例试管婴儿章皿星和罗优群,在湖南长沙出生。两人之前,北医三院还在5月27日诞生了第2例试管婴儿,因不愿意暴露身份,多年来已和医生失去联系。郑萌珠、章皿星、罗优群三人,因此成为目前中国大陆三个已知最早的身份公开的试管婴儿。

  如今,20年过去了,日历翻到2008年,伴随着这三个试管婴儿20岁生日的到来,医学界也迎来了试管婴儿技术在中国大陆成功应用20周年的纪念日。在这20年里,中国的试管婴儿技术经历了怎样一个从无到有,从有到精的发展过程?三个最早的试管婴儿经历了怎样不同寻常的人生历程?而围绕着试管婴儿技术的应用,有着怎样喋喋不休的争论?

  记者 木易 北京、甘肃、西安、广州报道

  四个试管婴儿今年20岁

  第一例:郑萌珠

  生日:1988年3月10日

  母亲:郑桂珍

  父亲:左长林

  经手医生:张丽珠

  出生地:北京北医三院

  第二例 (下落不明)

  生日:1988年5月27日

  经手医生:张丽珠

  出生地:北京北医三院

  第三例:章皿星

  生日:1988年6月5日

  母亲:虞静文

  父亲:章如龙

  经手医生:卢光琇

  出生地:湖南湘雅医学院

  第四例:罗优群

  生日:1988年6月7日

  父亲:罗志元

  母亲:罗世刚

  经手医生:卢光琇

  出生地:湖南湘雅医学院

  世界试管婴儿诞生记录

  1978.7.25

  英国 女

  世界第一个试管婴儿探访中国大陆最早三名公开身份试管婴儿长安太

  1978.10.3

  印度 女

  印度第一个试管婴儿

  1979.1.14

  英国 男

  世界第一个男性试管婴儿

  1979.6.23

  澳洲 女

  澳洲第一个试管婴儿

  1980.6.6

  澳洲 一男一女

  世界首例试管婴儿双胞胎

  1981.10.19

  英国 女

  第一个黑白混血儿试管婴儿

  1981.12.28

  美国 女

  美国第一个试管婴儿

  1982.1.20

  希腊 女

  希腊第一个试管婴儿

  1982.2.24

  法国 女

  法国第一个试管婴儿

  1982.6.25

  英国 女

  世界第一例试管婴儿的母亲再度生出试管婴儿

探访中国大陆最早三名公开身份试管婴儿长安太

  1982.9.22

  以色列 女

  以色列第一个试管婴儿

  1982.9.27

  瑞典 女

  瑞典第一个试管婴儿

  1983.5.20

  新加坡 男

  东南亚第一个试管婴儿

  1983.6.8

  澳洲 二女一男

  世界首例试管婴儿三胞胎

  1984.1.16

  澳洲 四男

  世界首例试管婴儿四胞胎

  1985.4.16

  中国台湾 男

  台湾首例试管婴儿

  1988.3.10

  中国北京 女

  中国内地第一个试管婴儿

  试管婴儿之母张丽珠

  1988年3月10日,郑萌珠在北京呱呱坠地,她一出生就被贴上了中国试管婴儿第一例的标签。同一年的6月5日和6月7日,第3例和第4例试管婴儿章皿星和罗优群,在湖南长沙出生。两人之前,北医三院还在5月27日诞生了第2例试管婴儿,因不愿意暴露身份,多年来已和医生失去联系。

  郑萌珠、章皿星、罗优群三人,因此成为目前中国大陆三个已知最早的身份公开的试管婴儿。

  如今,20年过去了,日历翻到2008年,伴随着这三个试管婴儿20岁生日的到来,医学界也迎来了试管婴儿技术在中国大陆成功应用20周年的纪念日。在这20年里,中国的试管婴儿技术经历了怎样一个从无到有,从有到精的发展过程?三个最早的试管婴儿经历了怎样不同寻常的人生历程?而围绕着试管婴儿技术的应用,有着怎样喋喋不休的争论?

  87岁的张丽珠缩在一张沙发椅上,头一点一点,打起了瞌睡。这是2008年2月26日的上午,中国大陆辅助生殖技术应用20年研讨会的最后一天。

  现场台上嘉宾在演讲,台下这位被称为“试管婴儿之母”的老人精力不济,进入了梦乡。“小心别着凉。”一旁的人推醒她。张丽珠不好意思地笑了:“岁数大了,爱犯困”,说的是一口今天已很难听到的纯正的老北京话,悦耳动听,礼数周全。

  就在一天前,在北医三院举行的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二十周年庆典上,她重逢了那个由她亲手“制造”出来的生命——20岁的西安西京大学英语系学生郑萌珠。1988年3月10日郑萌珠的出生,标志着试管婴儿技术在中国大陆首次获得成功,也使当时已67岁的张丽珠赢得了“试管婴儿之母”的称谓。

  技术攻关

  张丽珠出身名门,父亲张耀曾是早期著名的法学家,民国初年担任过两任司法总长,“七君子事件”中是沈钧儒的辩护律师。张丽珠1937年中学毕业时的愿望,是响应“航空救国”的号召,“要制造飞机,还要开飞机”。但是,这个立志要造飞机的女子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毕业之后,最终应了父亲的遗愿,走上从医之路。1960年,张丽珠来到刚创建的北医三院工作,从事妇科研究,从此与试管婴儿结下了不解之缘。

  北医三院是中国试管婴儿技术研究的先锋。在1978年,世界上已经出生了第一个试管婴儿。80年代初,澳大利亚、美国、欧洲的试管婴儿陆续出生。在我国台湾和香港,借助国外人员和技术,1985年4月16日和1986年11月,都分别诞生了试管婴儿。在这种背景下,1984年中国大陆也开始筹备组织学术技术攻关。

  现任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的刘平回忆,当时,北医三院联合湖南湘雅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三家联合向卫生部提出申请,明确提出要做试管婴儿,并且被列入国家“七五”攻关项目。

  担任妇科主任的张丽珠是当时的发起人之一,“项目不能以‘试管婴儿’的名目出现,舆论对这样的实验并不鼓励,为了多生一个人而努力,肯定不是当时国家的方向。于是根据人口多的现实,更名为‘优生-早期胚胎的保护、保存和发育的研究’。实际上就是做试管婴儿,成功的标准,就是临床妊娠成功。”

  张丽珠回忆,当时还争取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一共给了10万,我们三家(医院)一家分三万元,但是各干各的。”

  在此期间,外国专家应邀来北京,给十多对中国年轻夫妇做试管手术,但是没有一例成功。后来两位美国专家带了全套医疗器械又去了广州,做了15例也全部失败。但是,这些没有打击张丽珠和她的同事们继续研究试管婴儿技术的决心。

  张丽珠认为,外国专家手术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外国人使用的腹腔镜的方法不对路。“中国的不孕病人,多数是因结核病造成,达30%,表现为盆腔粘连,卵巢不能暴露,用腹腔镜根本看不见。我就改变了策略,决定在开刀进行卵巢修复的同时,开腹探察、取卵。”

  可是,当时医护人员对卵的认识少得可怜,那时教科书上画的是猪卵。第一步是得在国外文献中找出什么是人卵,然后再从显微镜下对比寻找真实的卵。

  张丽珠胆子大。手术过程中,一边开刀修复输卵管,同时用手触摸到卵巢的卵泡所在,凭借手感用针刺进去,抽取卵泡液。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容器,就把盛卵泡液的试管放在保温杯里。

  刘平是张丽珠当年的骨干助手,“卵很娇嫩。我抱着放卵泡液的保温杯,从手术室小跑步穿过操场,跑大约十几分钟,赶紧趁着‘新鲜’送到组织胚胎教研室,找他们找卵。”

  现在可以在市场上购买到现成的EARLE培养液,当年却要自己配制。用二蒸超纯水,调好PH、渗透压,过程复杂。实验用的一些器皿和培养碟,也是1986年张丽珠去美国参加妇女大会的时候,听说在墨西哥边境有卖的,顺便买了一些带回国。今天使用的试管都是保证对胚胎没有毒性,而当时”大家找个管子好好洗一洗就用了“,”当时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见过。真是一穷二白。“张丽珠说。

  张丽珠记忆最深的是:“当年手术取卵只有一根针,这个用完了消毒再接着用,后来针头钝了,我就拿着针头去钟表铺,找老师傅磨尖了带回去消消毒,下次手术继续用。经历的完全是一个刀耕火种的年代。”这种“土枪”加“土方法”,在找到第13例的时候居然就找到卵,并且完成了体外授精。

  1987年,张丽珠一共对32个不孕患者进行了胚胎移植,其中2人在这一年成功怀孕。来自甘肃礼县的民办教师郑桂珍成为幸运者。

  幸运的不孕妇女

  1988年,郑桂珍38岁,结婚20年,却一直没有怀上孩子。她四代单传,家境相对富裕,丈夫左长林是招赘,所以孩子以后也姓郑。夫妻两人感情很好,“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孩子总是感觉不完整。”

  有个自己的孩子!这个简单的愿望让郑桂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奔波在全国的各大医院。郑桂珍的爷爷也是个医生,“他看我瞧病遭罪,劝我不要再折腾了。大不了领养一个也能养老。”但是郑桂珍不听。在西安,医生甚至已经给她判了“死刑”:输卵管不通,终生不孕。一个在西安认识的病友有天晚上看中央电视台《九州方圆》节目,节目中提到北医三院正在开展试管婴儿研究,就把这个信息告诉了郑桂珍。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郑桂珍颠簸了3天3夜,1986年辗转来到北京找到了张丽珠。

  幸运的是,郑桂珍在取卵手术后,1987年6月16日体外授精成功。1987年6月26日,医生把受精卵用特殊管子送进郑桂珍体内,7周后妊娠。B超显示出直径2厘米的胎囊胚胎及原始心脏搏动,其后整个妊娠过程顺利。

  1988年3月10日清早,张丽珠走进手术室,却被眼前的热闹情景吓了一跳。“来了好多记者,把手术台都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我一看有些担心,万一这孩子出来是个豁嘴或者畸形,这可怎么办?”那时,第一例试管婴儿究竟会是什么样,连张丽珠心里也没底。

  郑桂珍的剖腹产手术很顺利。上午8点56分,中国大陆第一个试管女婴出生了。“3900克,52厘米”。郑桂珍接过孩子一抹幸福泪,号啕大哭。

  后来成了“战地记者”的新华社唐师曾当时也在产房,他让脱下手术服的张丽珠抱着已经清洗了一遍的婴儿,拍了一张合影。照片上,67岁的张丽珠低头看着怀里已经熟睡的孩子,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次日,唐师曾拍摄的这张照片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版。

  试管婴儿潮

  紧接着,第2例试管婴儿5月27日也在北医三院出生。

  这一年是大陆试管婴儿的发端,也是一个爆发期。同课题的另一个协作单位湖南湘雅医院的卢光琇大夫,也采取开刀修复卵巢同时取卵的方法,同样造人成功。在1998年6月5日和6月7日,分别产下一女一男两个试管婴儿。其中男婴还是中国首例“赠胚”婴儿。“当时是两对夫妇在湘雅医院同时做,但是年轻的没有成功,因为胚胎的储存在当时还有问题,年纪轻的夫妇就把剩下的胚胎赠送给了年纪大的夫妇,结果年纪大的怀孕成功。”

  而另一个协作单位协和医院就没这么幸运,因为采用国外的腹腔镜技术,没有一例成功。相反,北医三院和湘雅医院用“土方法”,使得大陆在开展这个项目仅仅4年之后,就取得了突破。

  最早,几乎所有的试管手术主要针对女性不孕者。在1992年之后,针对男性不孕的试管手术发展迅猛。女方没有问题,但是男方精子少,或者精子活力差。医生就把精子在体外浓缩分离,挑选出质量最好的精子注射到卵细胞中,完成整个受精的过程。这个由比利时人发明的技术也叫“单精子注射”。“现在临床有40%的试管手术,都是因为男方原因而采用的‘单精子注射’。”刘平说。

  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实验室的廉颖介绍,目前的试管婴儿技术和上世纪80年代已经有了天壤之别。在取卵体外授精、单精子注射等方法的基础上,试管婴儿手术的辅助技术近10年也有了很大发展。既可以“冻融胚胎”、还可以“三冻(冻精子、冻卵、冻胚)”。“现在抽取卵泡液手术已不用开刀。从1989年开始,B超下阴道一根针的方法取卵成为常规。取卵针都是国际VIF通用的,由一根针导进入阴道,在B超下看,把卵泡液取出来,通过窗口送到实验室找卵。取卵的当天,对男方精子进行处理,通过离心上游法,让质量好的精子游到容器上方。在取卵之后的4到6小时人工授精。其实就是把精子夹到卵里面。如果受精成功,把胚胎挑出形态最好的培养,第3天进行胚胎移植。多余的胚胎进行冷冻保存。冷冻时胚胎外面包裹一层国际通用的石蜡油,放在胚胎库-196度的低温液氮中保存,如果需要可以用解冻剂置换石蜡油,胚胎就可以再次使用了。”

  临床妊娠成功率也从早期的6.4%提高到现在的32%。“特别是近五六年,试管婴儿手术的需求猛然增加。从最初每年做32例,到60多例,后来超过100例,去年就做了将近5000例(记者注:成功大约30%)。去年,北医三院光门诊就有12万,根本做不过来。”

  2008年3月10日,试管婴儿手术在中国大陆成功应用整20年。这个技术究竟在中国“生产”了多少试管婴儿?至今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据卫生部统计,从1988年到2004年,中国大陆约有1万多例试管婴儿出生。而目前,全国每个省都有生殖中心,有国家正规资质的试管婴儿单位138家,他们能够制造的试管婴儿总量应该相当可观。

  被称为“试管婴儿之母”的张丽珠教授说:“有一点毫无疑问,中国试管婴儿在世界的比重正在快速增加,而且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如今,年事已高的张丽珠只在天气好的时候才下楼转转,平时就待在家里整理资料写回忆录。不知不觉20年间,试管婴儿手术在国内从无到有,已经呈现出商业化的热闹场景。

  三个试管婴儿的人生选择

  记者 木易

  1988年3月10日,郑萌珠在北京呱呱坠地,她一出生就被打上了中国试管婴儿第一例的符号。同一年的6月5日和6月7日,第3例和第4例试管婴儿章皿星和罗优群,在湖南长沙出生。两人之前,北医三院还在5月27日诞生了第2例试管婴儿,因不愿意暴露身份,多年来已经和医生失去了联系。

  郑萌珠、章皿星、罗优群三人,因此成为目前大陆已知最早的公开了身份的三个试管婴儿。如今,他们20岁了。20年后的今天,3人同时进入了大学读书。郑萌珠在西安西京大学英语专业,章皿星在湖南师范大学金融专业,罗优群在湘南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

  郑萌珠:我不过是在试管里呆了几天,有点高科技含量罢了

  2月24日,郑萌珠应邀来北京参加大陆生殖辅助技术应用20年研讨会。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的刘平说:

  “郑萌珠10岁的时候曾经来北京参加了庆祝活动,但是15岁的时候请她来,她就拒绝了。这次为了让她来,我反复给她打电话做动员,才说服她。这孩子也挺困惑,认为出生的事情已经很遥远了,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还要‘折腾’自己。我给她说,你应该把心态放平,有些事情是躲不过的,既然命运让你成为大陆首例试管婴儿,你就有责任成为试管技术的一个宣传员。后来她想通了,告诉我说,是的,我应该平静地面对这种幸运。”

  甘肃省陇南地区的一个安静的小乡镇,郑萌珠的老家,她的母亲郑桂珍和父亲左长林生活在这里。郑桂珍的大名不为镇上的人们熟悉,但是提起她的小名“郑米哥”,几乎人人知道她家的位置,往往还善意地补充:“她家那个女孩儿,在西安上大学。”

  说起20年前女儿的出生,郑桂珍很爽快,她说自己从没因为女儿是试管婴儿而感到不舒服:

  “怎么会呢?孩子是自己的,看到她健康成长,学业有成,我们都挺高兴。做父母的,不都希望这样吗?很多人说我们家是‘铁树开花’,可是你想想那些没孩子的,想要孩子得不到的,比咱们可痛苦多了!我们也认识好多无法生育的人,他们才感觉真正的痛苦。试管技术让我有了做母亲的权利,而且是自己的孩子,多好啊!”

  38岁得女,夫妻俩对孩子十分疼爱。郑桂珍一直带郑萌珠到4岁才去上班,后来郑萌珠也一直在妈妈任教的小学读书,上了初中高中,左长林又一直早接晚送,直到郑萌珠考上大学。目前最让做妈妈担心的,是女儿一个人在西安,媒体的打搅无法让女儿安心读书。

  而另一头,在西安,半年多的大学生活,郑萌珠看起来和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同龄人已经没什么区别,她说话幽默,喜欢和人“呛”,有点男孩子气。问她有什么爱好,她答:“吹口哨算吗?”试管婴儿的头衔并没有让她有特别的感觉,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毕业后去哪里发展。“我现在担子很重,将来父母老了,需要有人照顾。”

  记者:据说你的名字也很有来历。

  郑萌珠:是医院帮我取的。萌的意思是萌芽,是大陆试管技术成功的开始,珠,是为了感谢张丽珠奶奶。我就是她“创作”出来的。我管北医三院生殖中心的刘平主任叫“娘”。乔杰主任“二娘”。她们是我妈之外的妈。

  记者:会和父母谈论出生的事情吗?

  郑萌珠:很多人可能以为我们多么怕人知道我出生的秘密似的。其实,我们从来不避讳什么。关键是我妈不容易,为了生我挨了两刀。一刀是修复卵巢,一刀是剖腹产。后来,她还给我展示过伤口。不管怎么说,我的出生很不容易。所以,要好好爱妈妈。所有的人都应该尊敬身边的女人!不管她们曾经做过什么事情,单单生个孩子就受多大的罪啊。

  记者:你最早清晰地知道自己是试管婴儿,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因此产生压力?

  郑萌珠:从小我就朦朦胧胧知道,身边的人,不管熟悉不熟悉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我。那时我就知道了。我能感受到那种异样的眼光。呵呵,因为他们实在看不出,我到底有些什么不同。不过我没有什么感觉,甚至觉得很正常。因为试管技术,当时是连当事人都不是很清楚的一个问题,别人遇到了就更加纳闷。当然,现在我完全清楚试管婴儿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和其他孩子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产生的方法不同。他们是自然受精,我是体外受精,然后植入,最后都通过10月怀胎生出来,就这么简单,我不过是在试管里呆了几天,有点高科技含量罢了。

  罗优群:让我这个试管婴儿再“制造”出另外一个试管婴儿

  和郑萌珠相比,20岁的常德小伙子罗优群对自己的身世更加不设防。

  15岁那年,罗优群和父亲及湘雅医院的卢光琇大夫一起,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会客厅》,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说:“我的一切都是透明的。从我上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每一次去学校报道,都有记者找到学校采访,我的同学和老师,没有一个不知道我是试管婴儿,于是我更没有什么可避讳的了。也没有觉得不方便。我就生活在公众的关注下,从来没有忐忑不安。”

  罗优群的父母住在常德一个普通的小区。父亲罗志元说:“罗优群这孩子挺让大人省心的。学习功课都不错,基本都在80多分,这次寒假回来告诉我还拿到了奖学金。也不乱花钱,以前我们给他每个月500元生活费,他自己都知道节约,最近物价涨了,才给加了些路费。我们都下岗了,说实话供孩子上学还是有些压力。我们高兴的是,孩子挺上进。

  罗优群和卢光琇一直保持着联系。“三八节我还给卢奶奶发短信祝贺她节日快乐。”在成长过程中,卢光琇对他们也格外关注,曾经屡次资助他们。“我的名字就是卢奶奶他们取的,希望我这个试管婴儿能成为人群中的优秀分子。”

  今年6月,罗优群将进入大学实习阶段。这个在湘南医学院学习的孩子作出了一个选择。“我即将进入卢奶奶的生殖研究所实习,又重新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我自己的愿望,就是将来能从事试管婴儿研究。那个时候,一个试管婴儿再‘制造’出另外一个试管婴儿,这一定是一件蛮有趣的事情。”

  章皿星:我希望尽量过一种低调和安静的生活

  3个人中,只有20岁的长沙姑娘章皿星坚决地拒绝了采访,这个目前在湖南师范大学金融专业读书的女孩子在短信中说:“很抱歉,我不打算接受采访,我希望尽量过一种低调和安静的生活。”

  和章皿星有过接触的人说,章皿星从小开朗活泼,是一个充满文学细胞的阳光女孩。

  20年前,是卢光琇赋予了章皿星生命,也让章如龙、虞静文这对多年求子不得的长沙夫妇喜得千金。“我们夫妻当时年近40岁,结婚9年一直都没动静。”1987年10月14日,卢光琇取虞静文的卵子和章如龙的精子经体外受精培育出的3个幼胎,植入虞静文的子宫。1988年6月5日,虞静文在湘雅医院顺利产出一个2250克的女婴。这名在玻璃皿中培育出的试管婴儿,取名章皿星。

  长大后的章皿星了解了自己的身世,对卢光琇特别有感情。每年大年三十,她会买上一束鲜花,给卢光琇拜年。同样,每年母亲节,她也都会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上一束鲜花送给自己的母亲。卢光琇很喜欢这个孩子,曾经表示希望她能从事生命科学研究。但是,章皿星的爱好是文科。章皿星初中时的班主任介绍,章皿星勤奋、朴实、上进,特别是语言接受能力很强,尤其是英语和语文成绩相当好。开始任课老师并不知道她是一个试管婴儿,不过细心的老师对皿星的名字满怀好奇,慢慢才知道,她之所以取名章皿星,也是取从试管里成长起来的希望之星的意思。

  而章皿星本人,是在1998年10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年她去参加湘雅医学院生殖工程研究室的纪念活动,才似懂非懂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妈妈虞静文说,章皿星很懂事,热心公益活动。她曾经是长沙市一中的环保大使,2003年4月21日,章皿星加入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当时是团队中年纪最小的志愿者。如今,她参与志愿工作已近5年,即便是考入了大学,选择了金融专业,仍然对公益活动十分热衷。

  试管婴儿的伦理健康之惑

  成长的烦恼——试管婴儿的伦理、健康之惑

  记者 木易 石磊

  1977年底,伦敦剑桥大学一间不起眼的实验室里,罗伯特·爱德华教授在他的显微镜下看到,培养液里漂动着一些微小的细胞团。这个人类早期胚胎,其中有一个后来变成1978年出生的世界第一例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当时,不明真相的公众还以为,小布朗是从小盛在一个大玻璃杯里长大的。

  30年来,打破了人类自然受精程序的试管技术,一直伴随着伦理和健康上的喋喋不休的争议。

  多胚与代孕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医学生殖中心的教授冯云认为:“目前中国试管婴儿在临床过程中,面临的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多胚问题。”

  胚胎移植并不能保证种一个成一个,医生为了保证成功率,往往想多种几个,一下种五六个胚胎。因此在试管技术中,双胞胎,乃至多胞胎的现象十分普遍。张丽珠承认,试管婴儿中的多胞胎现象,就是因为胚胎移植过多造成的。“后来,卫生部专门为此出台了操作规范,明确要求,有试管婴儿需求的产妇,35岁以下的,第一次胚胎移植的,只允许移植2个。35岁以上或者不是第一次移植的,最多不能超过3个。”

  但即便是3个,现在也被认为过多。在这次大陆辅助生殖技术应用研讨会上,有人再次提出,控制多胞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专家建议再次修正技术规范,希望把35岁的分水岭提高到38岁,甚至40岁,坚决不希望3个胚胎的移植。”冯云说。

  此外,还有代孕母亲的问题。张丽珠介绍,1996年之前,国家对于代孕问题并没有特殊规定,自己曾经做过6例代孕母亲试管婴儿,成功了5例。“代孕母亲是说患者卵巢有用,但是子宫没有用,需要借别人的子宫。其中一对夫妻,丈夫是北京某高校老师,妻子是云南一个很成功的商人,因为先天无子宫没法怀孕。所以自己花钱找了一个农村女性代孕,经过双方同意,也检查了代孕方没有传染病,当时就做了,1996年9月22日生下一对双胞胎,这也是中国第一例代孕母亲产下的试管婴儿。”

  1997年,卫生部出台规定,严格禁止代孕母亲的试管生产。这个新业务于是胎死腹中。当年唯一没有成功的那个患者,10年后已经47岁,来找张丽珠要求再做,表示即便有万分之一的成功机会也要做,但卫生部已明文规定,医生也不敢违禁。

  至今,张丽珠还认为这个政策有一刀切的嫌疑:“代孕现在被禁止,是担心变成一种商业化行为。有钱人让穷人代孕,这种情况肯定是有的,应该限制并非没有道理。可是我们临床医生面对的是一个个有需求的病人。我们过去所做的代孕,都是没有子宫的。这些人怎么办?不做的话,我们不光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利,还剥夺了和这个人结婚的男人做父亲的权利。最终家庭也没法稳定。所以我仍然不赞成不允许代孕。”她建议应该由医学伦理委员会充分讨论区别对待。

  “伦理也需要进步”

  刘平讲了一个故事阐述她对于试管婴儿伦理争议的看法。“有一年我去美国学习的时候,看到过一个女儿赠给妈妈卵,结果妈妈生了两个孩子。我问实验室的老外,你们这样做会不会引起争议?他们告诉我,这是人家自己愿意的事情,我们无权干涉。”

  开始刘平也不能理解,比如女儿赠卵给妈妈,那个妈妈是再婚但无法生育,于是前夫的女儿赠送卵给母亲,出生的试管婴儿将来管赠卵者叫姐姐还是妈妈好?这让中国人听起来的确有点乱。刘平说,后来她也想通了,伦理是人们想当然地认为某些事情跟大家的情况不一样,所以排斥。但是伦理也需要进步。这是人家的私事,和评说者无关。女儿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解除了痛苦。他们自己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在我看来,女儿为母亲所做的一切,其实更是一种爱。如果是我,我也这么做。商业化是一个方面,但是对那些想要做试管手术的患者来说,如果以违反伦理或者商业化操作的理由,剥夺她们生育的权利,难道不是更加残酷。为什么不可以用商业的方法解决他们的困难?难道不是比通过更不道德的方法去解决更好吗?”

  试管婴儿有缺陷吗?

  在伦理问题之外,试管婴儿技术使用者的年龄一直以来也是一个争议话题。

  初春的广州,位于东湖路的居民小区,56岁的女主人文姨正在关着房门的屋子里烧柴。她不好意思地笑笑,露出了只有两颗门牙的牙齿:“在烧柴,好大烟。”文姨做了30多年的工作就是运煤,可是她自己家长期煮饭都是烧柴,只是因为这个便宜。

  这是一个高龄试管产妇。1999年的夏天,文姨20岁的儿子意外离开人世,她一夜白了头。而现在,她有一儿一女两个5岁半的双胞胎。这是她在50岁那年,用别人捐的卵子和丈夫的精子,在自己子宫里重新孕育的两个试管婴儿。

  事实上,像文姨这样的高龄产妇,专家并不支持做试管手术。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医学生殖中心的教授冯云说,“中国妇女平均闭经年龄是49岁,如果50岁以上的妇女,卵子基本就不可用了。实际上,43岁卵子就不行了。虽然用赠卵获得试管婴儿,妇女在60岁生产婴儿也是完全可能的,比如2005年,罗马尼亚一个66岁的妇女获赠卵成功产出婴儿,但是高龄会出现高血压、流产等意外,而且高龄产妇对于将来后代的抚养也力不从心,对于子代很不公平。”

  文姨的两个孩子,打一落地就娇嫩多病。在广州初春的灰霾天气里,弟弟和姐姐此起彼伏地咳嗽着。姐弟俩出生时一个4.6斤、一个5斤,姐姐比弟弟要小个,这个成长节奏一直持续着,三岁起,弟弟就比姐姐高一截,五岁半时,弟弟身高1.1米,姐姐只有1米,只有平常的三岁孩子高。

  对于人们关心的试管婴儿的安全性和发育问题,张丽珠介绍:“早年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经过追踪访问,发现试管婴儿的发育和自然受孕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而曾在中科院动物所从事人类及动物胚胎学研究和临床、现在美国从事试管研究、著有《迎接试管婴儿新时代》的王维华教授介绍,世界范围的研究表明,试管婴儿其畸形的危险并不比正常分娩出生的婴儿畸形的危险性高。

  不过,澳大利亚、芬兰、英国在2001年和2002年对于试管婴儿先天性异常的报告中发现,利用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小孩,先天性的异常比率(或者叫危险性)等于或略大于一般自然受孕生下的小孩。王维华教授认为,“但是不是这些异常完全是试管婴儿技术本身造成的呢?其实也有可能是夫妻双方或单方,潜藏着某些先天性缺陷所造成的。只是目前的医学检查还无法实现找出这些先天性缺陷来。”

  “世界试管婴儿之父”英国剑桥大学教授罗伯特·爱德华2006年来长沙参加学术会议时说,世界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斯·布朗还有一个妹妹娜塔莉,是英国第40个试管婴儿,娜塔莉17岁的时候生了一个女儿,后来还生了一个儿子。娜塔莉是第一个生孩子的试管婴儿,而且两个孩子都是自然受孕而生的。都很健康。这消除了人们对于试管婴儿不能正常生育的担忧——当然这担忧本来就是无道理的。


美赞臣4段奶粉

TGA标签: 试管婴儿 一个 技术 中国

推荐图文

精彩文章

随机推荐

友情链接()